先生X。

活在玻璃罩。
在htf和sp这儿长久扎营。kai是命。
试图拯救自个儿狗啃的字。喜欢英文书法。没抵抗力的是各种墨水..!!
准备考试长期和手机Say Goodbye😭
看顺眼欢迎企鹅扩个列!1181632439!

等着暑假我就描字帖去😭这这这基础简直是个屎、你们写字咋都这么好看啊😭看着我的字自己就被恶心哭了呜呜。

——罪与你我同在。

保佑我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放的都是小垃圾,求求您快点的放假、、

—life isn 't like in the movies .life is much harder.

我真服气这个尖。我还没哭喂,不太懂这小祖宗为啥一直闹脾气。气呼呼。
写了喜欢的人的名字嘻嘻。
加滤镜试图改变这狗啃的字。坛水的金粉真足,啧啧。

—All good things must come to an end.

状态糟糕倒计时..
手残想剁掉.。加个滤镜试图掩饰.x
晚安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表白阿帕奇..
手残,然后今天尖也不给力总是刮纸😭
一不小心抹差的花的乱七八糟..🌙

【原创短打】错过者的言说 #JS#

*如题短打。

*或许意识流会有。

*隐晦性描写有。

*一发完。


关键词:同学聚会;旧情人;国王游戏;


BGM:Summertime Sadness - Lana Del Rey


——

如果可以的话Joker一定会选择夹着尾巴逃跑,他管这个叫战略性撤退。头也不回的。假如他学聪明的话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附近。

自踏进酒店门算起,他来这儿已经足足过了两个小时零三十二分钟。只有可怜人才会选择端着已经空掉的酒杯在外厅一张木制的椅子上白白浪费他的人生。碎了一角的酒杯边缘留了唇印和干涸的津液。

唯一算得上值得庆幸的是熙攘的多数人群和简单的寒暄没有在他身上付出过多的时间。

聪明人的选择。

有的仅是打招呼的动作,毫无意义的礼仪过场罢了。

Joker换了条腿继续保持刚刚的姿势坐着。脚跟时不时上下动作。什么时候有了不好的小习惯他不记得,高中的事存在于记忆里的也只剩二三,回忆不为所重,被时间冲淡或是选择性将它们埋葬了。而现在该考虑的不是所谓理性选择亦或感性认知的玩意儿,眼下最重要的是从这不合时宜的鬼地方出去。问题就在这儿。


“..Joker?”


或许他下定这个主意再早上一分钟,Joker现在已经不在这儿而早已奔向自己幸福的大草原了。

来者的声音带着清爽怡人,宛若袅袅琴声悠扬,他停下了。


“我的上帝啊。他们竟然把你带到这儿来了?”

Joker想过要反身给身后自说自话的男人一脚然后拔腿就跑。是的至少他有这样想过。


“..”

“呀..没办法的事。没办法拒绝美女的邀请,你知道的。”


Joker记着他从来是个不善于拒绝的人。以至于他的黑猫低着脑袋隐着眼睛用他好听的声提出请求后他才能笑着回应这一切,才能硬着头皮说出那个恩断义绝的字。后来Spade告诉他,高中毕业典礼当晚自己发了疯似的喝酒,打了酒吧的服务生,掀了那儿的吧台,喝的烂醉,一边哭一边吐。Spade也在劝,无果,当机立断冲他右脸来了一拳。下了死手的。

他从来没这么痛快过。

活生生从身子里剥离的什么东西,才必须找点别的什么填进去,无可厚非。

Queen把他拉到这儿来,Joker就有在想,或许会很糟。并非是当做简单的同学聚会来看这事,在不对的时间遇到不对的人,在正确的时机遇到正确的人,真的是很难。


“省省吧。你只是在逃避,先生。”

他挑了眉,盯着Joker的眼睛活像是在看一只被抛弃正在呜咽的大狗。

Spade有一双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


“他会来的。你也别想走。”

他发誓看到了自己同学兼二十几年的死党嘴角不怀好意的笑。


中厅已是人满为患,Joker看到了他的高中同学。本是次单纯的同学聚会,偏偏选在了酒吧,包间中人和人保持了相对不怎么舒服的一英尺左右,显得过于拥挤了。

人群中一双鎏金色的眸子竟是如此突兀,Joker想。他多少有些头痛,血液瞬间一齐冲上脑子的感觉着实不怎么好受,身子像被点了火,蹿起高涨的火苗大抵是被黑色猫咪淡漠的金瞳浇灭了。设想了多少次的见面果真如此清晰的认出他来。他讨厌自己过分准确的直觉和好眼力,但同时庆幸拥有它们。

他几乎听得见心脏跳动的声音,铿锵的生命律动如此真实。他幻想着和自己相隔不到二十英尺的他的黑猫可以看看他,一眼就好。虽说不仅有一人夸过他,他的蓝眼睛很好看。可没了太阳月亮的天空,终会显得过于单调,Joker这么认为。

终是隔太远了。

约莫是他和他的黑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人的金色眼睛就这么清楚地告诉他:“别惹我,我可不像你是个软蛋”。高傲不羁的神情就像只野生黑猫。他得承认,把热汤洒到人家身上被受害者用凌厉的眼神瞪着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之后他和他在食堂又碰到过两次,没有一次是美好的回忆。

Spade告诉Joker那人身边的女孩子是他的妹妹。性格与他相反,意外是个好相处的人。

大抵是不打不相识。后来的Joker觉得自己总是行为举止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开始三天两头无意识的偶遇那个男人。开始注意一向大咧的仪表。 Spade说,那个男人名叫Shadow。

Spade还说,他这是恋爱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过去,坐在距离男人相隔三人的位置上。他甚至不敢想男人的目光是如何赤裸地打量他,他看着他走过去,眸子里充满了诧异。他未曾想过这一切的发生。可它们依旧发生了,如此真实。他不知道该把目光停在哪儿,或许他该说些什么,就像之前无数次对他的搭讪一样。周围的人群甚是热闹,他们喝酒,他们畅谈,他们在叙旧。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Joker或是用余光和他剩余的期待撇向Shadow,男人正襟危坐,脖子上搭了条深色的羊绒围巾,大衣的领口竖起,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有些泛青紫的嘴唇紧抿。没和任何人开口,也应该是没喝酒。

他不擅长喝酒,亦如Joker。

糟糕的青春期和差劲的性爱。酒后乱性并不是个好词。他和他第一次做爱相隔现在,已过了好久。久到Joker忘记了当时上床的缘由,忘掉了Shadow的表情。男性的身躯总归该和女性的不同;更加紧致,更加结实。也更加赋有令人欲罢不能的情色。汗水和叫喊声构成了当晚最丰富的主餐。他肆意挑逗他的神经。不得不说,Shadow是个人精,他聪明,他冷静,他主导一切。Joker几乎被他牵着鼻子走。同时的,Shadow是个妖精,汗水浸湿床单,他用嘴咬住避孕套包装的一角,细微的喘息和脏字连篇娇嗔不断,紧致的内壁和氤氲水汽的金眸,常年锻炼堪称完美的身子,Joker的舌头从他的脖颈儿开始顺着滑下,津液濡湿了皮肤。他的乳头经不起舌尖的挑逗和下半身一样早已挺立,他一步步引诱他,手掌握着

那根上下游走。逼迫自己取悦床上的那只妖精,理智的紧弦断裂的瞬间,终是本性占了上风。


或许,他可以尝试像以前那样逗他笑。他喜欢他的笑。或许他该和他的黑猫靠的近一点,再近一点,近到可以看清他眼睛里的水花。或许他们应该复合。重归于好,像高中那样。

思绪被打断是在包间中心的女声响起之时。他青梅竹马的姑娘现在已经是个女人了。凹凸有致的身材充分证明这一点。她提议同学聚会应该有游戏。Queen是个激灵的好姑娘,她懂得如何活跃气氛,Joker喜欢这个提议,是的,至少这样可以令他暂时忘掉男人的金眼睛一会儿。


“国王游戏,我想是的。”

她思考了会儿说出了提议。结果当然是得到了全场的赞同票,没人能拒绝样貌好看身材突出事业成功的女人的邀请。

Joker向他告白那会儿,也是源自这样的游戏。他撒了谎,谎称自己输掉了游戏,他向Shadow告白了。

再普通不过的告白。无非是老套的三步走。

“Shadow,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却被人一举识破了小把戏。

“你是装的?”

意料之外的,却还是答应了。

“好啊。”

不可置信。他和他在一起了。多么不容易,Spade这么告诉他,他自己也这么对自己说,多么不容易。


Joker盯着手中的号码出神。他看向男人,惊奇捕捉到男人打过来的视线,四目相对。心跳如增快了数倍。他看着Shadow的眼睛,血液仿佛倒流,一瞬想要冲过去抱他,就像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那样。


“八号,十三号,拥抱彼此十秒钟——”

时间仿佛静止在此时此刻的下午两点五十八分。

Queen拖长的尾音飘到每个人耳朵里,人们兴奋地翻看自己的号码,他沉浸在快乐与狂喜之中。直至他和他面对面站在众人眼前。

手臂环上他的背,他把他搂在怀里。没有过多的动作,就像普通朋友做的,力道轻的好似羽毛落地。看不到表情。


1秒。


台下好像有人在吹口哨,耳音嘈杂的可以吞掉一切,多半是无聊的起哄。他祈祷。紧贴的身子靠在一起,心跳声清晰又难以分辨。他的,亦或他的。


2秒。


几年不见,那人好像瘦了不止一圈。手掌搭在他的背甚至可以清楚摸到骨头的样子。以前他在他身边的时候总是催他在睡觉前喝牛奶,医生说这对他的低血压有好处。他试过太多苦味了,是习惯了罢,没人告诉他不要再喝咖啡了。只是他的黑眼圈比原来明显了太多。


3秒。


是闻到了烟草的味儿。因为家里有个妹妹,从前他是不吸烟的。不一样了。悄悄夺取他身边的空气,他想更了解现在的他。烟草和他身上独有的味道混在一起了,给他添上了成熟男人的标签。抽烟的男人总是有魅力的。


4秒。


羊毛围巾碰到他的脸。有点痒。他和他的第一个圣诞节,礼物是一条围巾。Joker不擅长针线活,但他还是做了。亲手做给他的,一条淡蓝色的线织围巾,和他的发色很配,但是赶不上现在他脖子上这条的十分之一。


5秒。


他好像感觉他在颤抖,像是在哭。除了上床,他没见过他落泪。他开始庆幸自己误打误撞被Queen带来这件事,他想。或许他应该鼓起勇气和他的黑猫说点什么。


6秒。


或许他根本不该答应他的请求。他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他不想分手。眼圈或是有点酸,大抵是红了。他动了动嘴唇。


7秒。


Shadow一直不是个善于照顾自己的人。太勉强了,对他来说。因为一件小事吵得翻天覆地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他总会把自己灌的烂醉,最后还是要他去把他哄回来。像个小孩子那样的任性。


8秒。


努力想把自己贴他贴的更近些,多嗅嗅他身上的香,台下一片嘈杂。他到了该结婚的年纪。果然还是放不开他的黑猫。


9秒。


哽咽声遏制不住。隐藏的很好,或许是没被任何人发现。

“我们。分手吧。”

他记得记忆中他这么说了。好看的金色眼睛没了以前的生机。

“好。”

他记得,自己这么回应了。

清了清嗓子。


10秒。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被生生隔开,声儿的错位。


11秒。


分开的身子。相背而去。


—Fin—